他讓我吃事後避孕藥,要他幫忙買他不理我,我只好自己去買。在我血崩送急診的時候,還是一個人叫救護車。而他在當下甚至還到處在外面跟人搞曖昧,我覺得很悲傷,我很恨他,但那又怎樣呢,都是我自己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