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妳是一邊與新歡親熱一邊用電話和我分手
雖然妳將遠距離的冷漠全怪罪到我上頭
雖然妳特地選在聖誕節前的日子如此粗暴對我
雖然妳連分手時的最後一次見面都不肯施捨我
雖然分手至今已超過我們交往四個月的一半
雖然你一邊說還能做朋友一邊封鎖我

然而僅僅只是在網路上看到他人與前任的互動
我卻依然不爭氣地想妳想到快發瘋
想到ㄧ晚上做了幾次妳還會我的夢

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這麼賤
卻還是這麼想妳
我始終同意肯定是我當初太多地方不夠貼心
但反正我現在說什麼、過得如何
妳大概也不會在意
妳只是挖空我心裡的一部分
卻至今未打算放回去

附帶一提 在夢裡
我每一次都是拼命地哭著點頭同意
喜極而泣…